葉光之聲-關注熱點、焦點、疑點

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奮勇前行...

葉光·打假·維權

重慶葉光商品咨詢有限公司-中國質量萬里行促進會指定質量法維權調查機構

http://www.cdtyi.tw

我是農民,我就說說我農民的事

發表于:2013-08-28 點擊:
     一、農民苦;二、高科技;三、坑害農民;四、維穩;五、健康權;六、生存權;七、占補平衡;八、和諧社會;
     一; 我們農民實在太苦太窮了,我溫嶺農民種糧食,按最高箅[無臺風、無水災、無旱災]早稻800斤、晚稻1000斤、單季稻1300斤,減去拖拉機費,耕120元,收120元,化肥120元,農藥130元,單季稻加倍,還種子,尼龍薄模等,不計人工費,還剩多小,就是我們農民一年收入。而中央給農業補貼250--800元一畝,我們農民不謝天嗎?可惜啊可惜,我們農民高興得太早了,我們溫嶺是人多地小的縣級市,人均土地不到半畝,一個農民,一個家,能種多小地,我可以說,最多只能種5--10畝,多種,地在那里?
     根據1989年資料顯示,溫嶺全縣人口1037542人,土地535120畝,1997年撤縣設市,人口1156957人,土地495600畝,溫嶺撤縣設市后,大規模搞開發,規劃,大量圈占農民的土地,據不完全統計;太平街道12037畝,城東街道14734畝,城酉街道18462畝,城北街道12219畝,橫峰街道14743畝,澤國鎮16083畝,大溪鎮16021畝,濱海鎮12743畝,塢根鎮[包括溫橋鎮]32114畝,新河鎮20147畝,箬橫鎮20012畝,石橋鎮,松門鎮23155畝,公路用地19222畝,這是幾年前統計的,現溫嶺土地已不足20萬畝,還在不停規劃,開發,圈占農民的土地,搞所謂的‘占補平衡’。
     二; 自從蔣招華任溫嶺主管農業副市長后,蔣招華推出并執行,對種田大戶補貼[20畝以上]每畝700--800元,外加拖拉機費,種子等,相加有1000多元的財政補貼,一時之間,溫嶺糧食生產成幾何增長,溫嶺生產的糧食能供全市115萬人,加外來200--300萬人食用,還有佘,還能供黃巖全縣人民食用,這是真的嗎?除非溫嶺農田,每年每畝能生產出100000斤糧食,可我溫嶺農田最高,早、晚稻相加也最多,只能生產2000斤糧食啊。[20畝以下]每年每畝財政補貼25--45元。現我們溫嶺大部分農戶,根本不知農業補貼為何物,為多收入幾百元,改種果庶,西瓜等農作物。為此,我們農民兄弟也付出慘重代價,200多農民兄弟,中暑,死在果庶林中。根據浙老干[2012]29號文件規定,官員死后,一次性撫恤金,按上年度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的20倍,加本人生前40個月的基本工資計發。病故,按上年度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的2倍,加本人生前40個月基本工資計發。本通知自2011年8月1日起執行。可我們農民兄弟死后,有沒有國家給撫恤金,沒有,一分錢也沒有。
    三;蔣招華、趙敏你們在糧食、田畝數量上造假,我們農民無力監督,但你們不能這樣坑害我們農民啊;我就拿2007年,[韋帕],臺風說事;浙江溫嶺澤國鎮的聯樹,三王,湖亭村,一下大雨就淹,主要原因是,從澤國,牧嶼方面,二大水流,同時注入聯樹港,聯樹港水流不暢,導致河水倒流所致,從三王的西洋橋,經聯樹,到湖亭橋,有條支流能分流,[有1500米長],屬湖亭段,因水壺爐,洋拉圾垛塞,湖亭村民,多年,多小次向原駐村林丹霞,原澤國鎮長王曉宇,原澤國鎮書記蔣招華反應,你們都不理不踩,導致2007年,[韋帕],臺風,給這三個村的農作物毀滅性打擊,我李加富寫信,畫圖給新來的浙江省委書記趙洪祝,國慶節后,在省政府的督促下,你們清理了這條小支流水面雜物、拉圾,在清理水中雜物、拉圾時,[這條小港有1500米長],湖亭村書記人大代表王法根,伙同前村長鄭仙根,前村長王仙方,移位清理只有不到兩畝水面的池塘。從此后,我李加富多次寫信,畫圖給有關部門,說明這條小支港的重要性,可惜,有關部門都不理踩,現在,水面拉圾小了,但水中拉圾還在,在我李加富不停追查、上訪,2012年底,你們還是清理‘池塘。2013年7月26日,這條小支港斷流……  
2010年7月25日,這次溫嶺大水,聯樹,三王,湖亭村,普遍房間進水80--120公分,公路上能行船,我們農民被洪水圍困,有領導看過我們災民嗎?沒有,從來沒有。有救災物資嗎?沒有,從來沒有。哎,大水,臺風,是我們農民的災難,卻是村,鎮干部發財的節日,他們千方百計垛塞河道,又拒絕開放溫嶺東閘,為的就是今天。災后,他們都會來統計損失,到頭來,名是災民,錢是官。曾有村民,問村干部要救災款,村干部卻說;他要工資,轉身和旁邊的人說;‘我不想發財?我拉什么票?入什么黨?當什么官’?哎!有村民到鎮政府討要救災款,結果被人活活掐死,臺州電視臺,阿福講白塔欄目組說,是自殺,杭州法醫簽定,是掐死的。這次大水受災之重,歷史小見,追求原因,是溫嶺個別高官,搞開發,把原有的小河、小港填平,建商品房,又拒絕開放溫嶺東閘的結果,這事我在網上爆光后,災后大概半個月,在溫嶺市長周先苗,親自帶領下,清除了溫嶺東閘漁網,這是為人民辦了一件好事,實事,我們農民也多了一份保障,在此,我代表我們農民兄弟,向您致敬,向為民辦實事的市長致敬。這次,溫嶺大水,中央有補貼嗎?有,聽說每畝是500元,可到我們農戶手中,只有3公斤化肥了,還不全部,只補給早稻,聯樹,三王,湖亭,四份村的農田,基本上都是種果庶的,種水稻的很小,大家都知道,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果庶離開了這塊土地,口味就不好了,所以,這片土地上,基本上都種果庶。這次大水,果庶死亡一半以上,有的田塊全部死亡,卻得不到半分錢的補貼,也沒有半兩化肥的補貼……                   還有一件事,市長先生,還得請求您;在我們農民雙忙時,也就是,農歷[大暑到立秋]這段時間,不停電,保證農電供應,也就是半個月時間。是農民都知道,晚稻必須在立秋前播種完畢,就是說,晚稻過了立秋就得減產,古言云;秋后的晚稻,一天時間,一天谷,播種到了處暑,晚稻喂黃牛。這就證明,時間對晚稻的重要性,在此,我再次請求您,請求澤國鎮政府官員,在夏天,別穿西裝,帶領帶,讓點電力給我們農民吧,我們農民還能養你,為什么非要逼著我們農民賣兒,賣女,現在又有多小子女可賣,你讓我們農民這么活…… 
2011年9月29日,下午17點,浙江溫嶺下大雨,連續下了5個多小時,晚上20點開始,大水進房間,第二天,房間普遍進水30公分到50公分,03---05米,這次大水對我們農民傷害最大的是青菜、豆,紅著,是毀滅性的,對水稻、果庶傷害并不大,水稻雖會減產一半,但不會絕收,果庶,只不過外表難看而已,而對我們農民傷害最大的是洋拉圾,這些洋拉圾,本來都倒在河港上,隨著河水上漲,漂向民房,田野,大多是隨水流漂走。為此,城東街道出動全部干警,在每座橋頭都有十多人,清理河道漂浮物,今天,你們辛苦了,但我問一句。你們平時都干什么去了?這些有毒的洋拉圾,漂向民房,田野,害得我們農民手腳發癢,有的開始腐爛……第三天下午,大水開始退出民房,20點基本退出民房。為什么會這樣,是村干部,為個人利益,引進洋垃圾,把垃圾中垃圾倒在河邊,垛塞河道,大災后,村干部都會來統計受災面積損失,到頭來,名是農民,錢是官。趙敏,給每位村長、書記都有一本個人銀行卡,他把救災款項,直接打入村長、書記個人銀行卡上,這些錢,就成了村長、書記個人財產了。澤國,村干部換屆選舉,說穿了,就是爭這本銀行卡……
      四;為了防止村民知道真相后,討說法。趙敏、王法根,著手組建私人武裝,組建私人武裝需要錢,趙敏授意王法根,開場放賭,王法根派親侄兒湖亭村干部王樹林,抽頭、親侄女王海燕,放倒款‘高利貸’,為其私人武裝籌備資金,2011年3月4日,公安出動200多警察,到湖亭村抓賭,當場抓到賭徒61人,其中女人17人,死了一個賭徒,這61人中,有一個人,帶槍,子彈已上膛,已死的四川人,平時也帶槍。這次抓到61個賭徒,王法根以溫嶺市人大代表身份擔保,把賭頭、立角、抽頭、放倒款‘高利貸’等賭徒全放了,只把四川人小杰,勞教了事。公安機關原本要追究槍支來歷,因某些人干擾,不了了之。
      2011年8--9月,不到20天,在澤國鎮政府大樓邊的河中,漂浮著十幾具死尸,他們是誰,為什么?起先幾具,臺州電視臺,溫嶺日報都報道過,以后就不許報道,也不許記者來采訪……
      2012年6月12日,浙江臺州椒江公安機關,破獲特大槍支販賣案,繳獲的槍支彈藥,足足可以裝備一個團,還有炮,誰能說得清,溫嶺民間還有多小軍火……
      五; 澤國鎮書記趙敏,為了個人私利,決定將橫涇村基本農田617.8畝,高標準農田594畝,卻ZG160701地塊,做為躍 嶺股份有限公司新廠址[原廠在溫嶺火車站邊],ZG160703地塊,做為加氣、加油站,進行招、拍、賣,2011年5月20日,躍嶺有限公司以10500萬元,取得ZG160701地塊,10.2406公頃基本農田使用權,為了該項目快速實施,趙敏不顧村民抗議。
     2010年11月,趙敏出動私人武裝,建圍墻。
     2011年12月,強行進入施工,被村民擊退。
     2012年9月26日,對被圈中民 房,停水、停電。
     2012年10月10日,強占良田,毀壞農作物、果樹、莊稼。
     2012年10月18日,趙敏出動私人武裝,由王耀明帶隊,暴力毆打村民,關押村民。
     2012年11月28日,早晨,強拆開始,蔣葉家二間三層樓房,被拆成廢墟。老農葉志廉,眼看自己快要收成的莊稼被毀,兩間三層樓房卻將被強拆,一氣之下,說不出話來,病危,不久,撒手人世……
     當村民得知,躍嶺公司,是高污染創業,將危及子孫后代,還額外都占橫涇村基本農田60多畝,村民一下子怒火爆發,自發拉橫幅抗議,澤國鎮書記趙敏,卻以‘村梗地霸’名,對葉正康、葉正紅、葉文波、葉浩杰、葉軍抓捕,關押74天后放還,卻以此挾持橫涇村民,逼橫涇村民保持沉默,否則,以敲詐民營企業,破壞生產為名,判葉正康、葉正紅、葉文波、葉浩杰有期徒刑,從而從容達到,剝奪橫涇村民健康權、生存權。
     六; 澤國鎮書記趙敏,為了個人私利,注冊成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卻[溫嶺市澤國鎮城市綜合開發有限公司],注冊資金1000萬元,由公務員王立群擔任法人代表、經理。把早已作廢浙土字C[2006]0296號,浙土字A[2007]0297號,浙土字A[2008]0154號文件,不顧村民抗議,強行啟用。
     2009年4月9--10日,趙敏出動400--500人的私人武裝,由王曉宇鎮長帶隊,強行在山北村200多戶,100多畝承包畝上突擊填土,暴力毆打村民,村民陳冬林被關押8晝夜,勒索去1000元后釋放。
     2010年1月25日,趙敏派人,搶走山北村村公章,及相關文件,保險箱也一起搬走了。
     2012年5月8日,新一輪強搶又開始了,遭村民反抗,趙敏釆取斷路、取土賣泥,美名‘七星河’,并暴力毆打護土村民。
     2013年4月14日,趙敏又到山北村圈地50畝,建商品房,導致山北廟火起。
     2013年4月19日,趙敏又拿著空白的‘溫政發[2007]126號文件,強占強拆。溫政發[2007]126號共圈占山北村土地1068.5畝,強拆民房700多間,收購山北村,D、E、F,三幢高樓,用于獎給搶田奪地有功人員 轉手倒賣…… 
     2012年12月29日,趙敏出動800多人私人武裝,挾持公、檢、法,到澤國下匯頭村搶田奪地。
     2013年3月25日,趙敏到下匯頭村搶田奪地,被村民打退。
     2013年3月26日,趁下雨,趙敏又到下匯頭村搶田奪地,這次慘,人被打,車被砸,
     2013年4月3日,趙敏以開會名義,誘騙、綁架了下匯頭村村長林秀玲、林秀忠兩兄弟,村委朱明冬,對村民謝德夫下追殺令。一個月后,趙敏把林秀玲,林秀忠,朱明冬放了,卻以此要挾,逼迫下匯頭村村民,賤賣100多畝,建[玉蘭花苑]商品房、大酒店,[這100畝土地,是過去土地改革時的公墓場、亂葬崗],否則,以聚眾茲事為名,逮捕林秀玲,林秀忠,朱明冬,判有期徒刑……當趙敏搶到土地后,加緊施工,建筑污水任意排入河港,這些有毒的水泥漿水、泥槳水,流向澤國--聯樹--新河港,幾萬畝農田的農作物受到直接威脅,村民報警,臺州環保局來了,也無濟于事……  
      澤國西灣村,原本以五家電機廠,建溫嶺華東配送中心儲備倉的名義,批的土地,卻浙土字B[2006]0604號文件,改建成金茂城商住樓,原本是20畝土地,強墳70畝。盜用西灣村公章,盜賣西灣村260畝土地,引起村民不服,澤國鎮書記趙敏、副鎮長葉永峰、河西管理區主任林仙忠,把70多歲老農打成骨拆。
      趙敏,他連開發商也不放過,有個開發商的媽媽,在澤國鳳皇城哭訴說,澤國黑白兩道喂不飽,開口就是幾百萬元,上千萬元,事情又不給你辦,我兒子想退出,退不了,我兒子在上海掙的錢,全部要在這里泡湯了,誰來救救我兒子……
      七; 我們溫嶺農民種糧食,雖不能發家致富,但不會被餓死,谷米雖賤,卻能保命。趙敏你把農民手中的土地搶去,搞什么’占補平衡‘,請問,這么個平衡法?土地,沒有就沒有了,你拿什么能讓土地再生?你把月球的土地給我們農民,我們農民拿得到嗎?如何產生?月球是你趙家的嗎?趙敏你忽悠誰!你一個開發幾十畝,一個規劃幾百畝,土地是你趙家的嗎?‘占補平衡’,你趙家土地在那里?過去你幾十、幾百地圈,現你胃口也 太大了,一次就圈占上萬畝土地,美名《澤國鎮文昌高新產業園區》,一次就圈占10430畝基本農田,趙敏你還要剝奪多小農民生存權、居住權!‘占補平衡’,其實你在剝奪我們農民的‘生存權’,你引進洋拉圾解拆,引進高污染企業,其實你在剝奪農民‘健康權’。你在糧食數量、田畝上造假,其實是讓我們回到,明末,張獻忠進四川時的 [人吃人]社會……為此,我李加富,在2011年11月27日,參加溫嶺市人大選舉,想阻止你趙敏亂作為,并以高票當選 ,不想,卻被你趙敏偷梁換柱,把我李加富的選票,分給了所謂的正式候選人王法根、鄭小明,我不服,于是,在網上公布所謂的溫嶺市人大代表王法根,殘害農民的真相,卻《浙江溫嶺民主懇談》趙敏你對我更加恨之入骨……      
      2013年5月,趁我外出尋戰友、網友幫我維權時,收買廣東雷州閑雜人員‘數學狂人’陳鵬,騙我去廣東雷州,對我李加富實施綁架,企圖殺人滅口。可惜啊可惜,人箅不如天箅,誰知雷州市政府不答應,一天一夜后,雷州雷高派出所民警,把我李加富從數學狂人‘陳鵬’魔掌中解救出來,反而把數學狂人‘陳鵬’,當著我面關入精神病院。
    八;我李加富上訪,就是一句話,澤國鎮政府,有、沒有,收到鄭云兵等地痞,賠償我的78萬元,有、還給我,沒有就沒有,我為這句話,追問澤國、溫嶺兩級政府十幾年,澤國、溫嶺兩級政府,就是不回復,卻罔顧國法,用法西斯手段,一次又一次,抓我、關我,慘無人道地迫害我李加富。我李加富犯了什么罪?中國青年報報道《浙江溫嶺上訪人李加富遭迫害、被精神病史》,資深傳媒博客老虎廟跟蹤報道后,澤國、溫嶺兩級政府,繼續裝聾作啞,卻趁我外出,到我家搜查6-7次,搜走燒毀相關證據,破壞我電腦,見我不屈服,拿我親屬、朋友開刀,象邱士明、蔣招華、趙敏、王法根等,共產黨內別有用心,打著政府旗號,唯恐天下不亂,殘害、迫害人民的鄉鎮干部,不清除,談什么和諧社會,說什么民族強盛,有關證據在QQ相冊,那是幾萬人的聯名狀……李加富,手機13566466437,QQ863651997 復員軍人 http://blog.sohu.com/s/NTc3NDA5NzQ/271240314.html
責任編輯:none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渝ICP備05000872號 公安公共信息網絡安全備案號:50010501500072

版權所有(1998--2015):葉光之聲.葉光打假維權網 后臺管理 地 址:重慶市江北區建新北路一村111號 郵 編:400020 

電 話:023-67517328 67527534 13193161817 QQ群:84345578 E-mail:[email protected] 您是本站第位訪問者 位訪問者
北京麻将最大的胡 一分时时彩开奖网站 北京pk计划费下载 辽宁福利彩票官网app下载 今天新疆时时开奖码 老时时结果公布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今晚 最新时时彩缩水软件 东方6+1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11选5直三遗漏 幸运28有什么好的平台 足彩19080期对阵 重庆时时诈骗最新案 黑龙江福彩快乐二十分钟开奖结果 时时彩正规平台app 江苏时时大小单双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