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光之聲-關注熱點、焦點、疑點

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奮勇前行...

葉光·打假·維權

重慶葉光商品咨詢有限公司-中國質量萬里行促進會指定質量法維權調查機構

http://www.cdtyi.tw

重拳之下制售假酒現象何以難絕

發表于:2018-08-15 點擊:

    “最近我老是做夢,夢見自己在礦上和工友們扭秧歌、唱晉劇。”72歲的王化忠說。
    王化忠的雙目失明,源于20年前發生在山西省朔州市的那起特大假酒中毒案。
    案發后,制假者有6人被判處死刑,4人被判處無期徒刑,9人分別被判處5至1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隨后,有地方媒體報道稱:朔州假酒案,成為中國酒類市場監管的分水嶺,此后涉及假酒的惡性事件基本不會再發生。
    然而,假酒案似乎并未絕跡。
    最近的一起假酒致人傷亡案,發生在2017年10月,導致陜西靖邊縣3人中毒死亡,5人入院治療。
    “在暴利驅使下,死刑往往也鎮不住造假者。”有專家說,過去食品藥品安全監管是九龍治水,多頭監管,責任不清,部門利益太多,出了問題也不知道該找誰。如今,國家組建了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作為統一的監管機構,將以前涉及食品藥品生產、流通、消費等環節監管的幾個部門整合,下一步就是要盡快在省、市、縣完善相應的監管機構。
    暴利催生假酒泛濫成災
    每年的3月15日是消費者權益日。打假活動進行了近20年,規模一次比一次大,力度一次比一次強,但假酒亂象依然時時刺激著行業神經,各式各樣的假酒事件頻繁上演。
    吳某是云南一家商貿公司的業務員,專門負責對外采購,需要一些好煙好酒招待客戶。
    一次偶然機會,吳某得知曾某有山寨茅臺酒出售。吳某試喝后,感覺與真茅臺酒沒有多大區別,而且外觀難辨真假。于是,吳某以265元一瓶的進價,買了幾十箱山寨茅臺酒,而當時市場上一瓶飛天茅臺酒要880多元。吳某暗自高興,“公司用這種茅臺酒接待客戶,既有面子,也能少花錢”。
    過了一段時間,一瓶飛天茅臺酒的價格飆升至近2000元。于是,吳某看到了其中的商機,于2017年春節以每瓶310元的進價購入32箱山寨茅臺酒,再以910元的價格賣給了有業務往來的黃某某。
    此后,由于茅臺酒價格不斷上漲,吳某又多次向黃某某供貨。
    短短兩個月,吳某在獲利20多萬元的同時,也將自己送進了監獄。
    面對前來會見的律師,吳某痛心疾首,“都是暴利惹的禍啊”。
    記者采訪發現,類似吳某這樣的案例,在全國還有很多。
    2018年6月,遼寧某地公安機關耗時7個月,破獲了一起銷售假冒注冊商標案,搗毀制假售假窩點十多處,查獲假冒五糧液、劍南春等白酒6000多件,取締假酒生產線5條,涉案價值超4300多萬元,抓獲犯罪嫌疑人39人。
    據辦案民警介紹,嫌疑人李某制造假冒劍南春白酒后,以115元一瓶的價格提供給一家個體小超市,而正品的市場價格為378元一瓶。隨后,小超市以310元一瓶的價格對外銷售,累計銷售金額達100多萬元。“這也是仿冒酒的常規操作,價格比正品的市場價格低一些,利用價格優勢吸引消費者”。
    在被刑拘的李某看來,用低端酒冒充高端酒,并不是什么太違法的事,“這個酒又沒有毒,應該是罰款可以解決的事情吧”?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煙酒銷售公司經理告訴記者,假酒的利潤實在太高了。一瓶正品洋河“海之藍”進價110元,售價128元,每瓶賺18元。而一瓶假的“海之藍”進價20元,售價也為100多元,一瓶就可賺取80多元利潤。“假酒比真酒的利潤要高得多,一瓶假酒出手后獲利最少在10倍以上”。
    對于假酒事件頻繁上演,有媒體稱,除了暴利這個原因外,地方保護也是重要原因。對于這一說法,安徽一名政府官員并不認同。
    這名官員說,制售假酒大多是暗箱操作,上不了臺面。由于沒有規范的財務收支記錄,其收入也就不可能繳稅,對地方財政沒有任何貢獻。“說實話,假酒敗壞了當地的聲譽,影響了當地的形象和官員的政績,政府也是希望除之而后快”。
    造假水平越來越高
    市場上所謂的假酒,主要包括兩類:一是小酒廠為了銷售業績而仿冒名酒,主要發生在大城市或城鎮地區;二是用工業酒精勾兌成食用白酒銷售,主要發生在農村和城鄉接合部。記者在百度輸入“假酒”一詞,網頁搜索結果為新聞9700多條,多數為各地警方搗毀制售假酒窩點等。
    陳洪,河南一家三甲醫院的內科醫生。他告訴記者,之所以和假酒較上勁,是在醫治幾個酒精中毒的患者之后,“其中一個還死在手術前”。
    “大約是在8年前,從信陽轉來一名危重病人。病人的癥狀是嘔吐、瞳孔散大、呼吸困難,還沒來得及推進搶救室搶救,這名病人就死了。”多年后想起這一幕,陳洪仍心有余悸。
    為了準確診斷死因,陳洪讓家屬找來病人死前食用的食物,確定為酒精中毒。后來經專業機構測定,中毒者所喝的白酒中,甲醇含量超標500倍。
    從那天開始,陳洪的空余時間,都在研究假酒的事。對于假酒的辨別,他也慢慢可以做到八九不離十了。如果在診病中發現制售假酒的線索,陳洪也會主動向監管部門舉報,并配合進行調查。由于陳洪打假從不收錢,很多人稱他為“公益打假人”。
    2018年4月,河南某地公安機關組織經偵、特警等百余名警力,搗毀假冒茅臺、五糧液等品牌酒的生產窩點5處,查獲疑似假冒茅臺、五糧液等256箱,查封假酒灌裝、封口生產線9條,查獲回收酒瓶、瓶蓋、假酒標識等外包裝7萬余套,抓獲犯罪嫌疑人15名,涉案金額超過300萬元。
    據嫌疑人交代,假冒五糧液的酒是自己購買液壓機、注塑機等設備,再到五糧液酒廠的原料供應商處購買無紡布等原料,制作成五糧液的包裝,足可以假亂真。
    警方在偵查中發現,制造假酒已經呈現出專業化和職業化的方向。“以前的假酒,從標簽及瓶蓋等外包裝就能看得出來。而現在的假酒,光憑肉眼、口感,很難鑒別出真偽”。
    由于陳洪在辨別假酒方面小有名氣,警方派人找到他。可陳洪看了好半天,也沒能辨別出查扣的這批五糧液酒的真假,“實在是太逼真了”。最后,警方只好從酒廠請來專業人員,才解決了鑒定難題。
    “造假者害怕喝酒死人,現在基本上不使用工業酒精勾兌了。目前的假酒,涉及一線品牌的,基本都是回收瓶。即使消費者打包裝上的查驗電話,廠家也會提示是真酒。”陳洪告訴記者,用口味相近、相對低檔的真酒勾兌高檔酒,八成以上的喝酒者無法感知差別。
    一名食藥監執法人員也認為,采用舊瓶裝新酒的方式,是目前假酒生產的主要方式。造假者從全國各地回收品牌白酒的空瓶,用低檔酒或散裝白酒進行灌瓶,然后用假的酒瓶蓋封口,套瓶套,拴紅繩,再裝進盒子里。“由于制假手段越來越高超,除了廠家的品酒師,其他人員根本無法分辨,導致相關部門的執法和監管也越來越艱難”。
    一名假冒茅臺酒的制造商透露,市面上茅臺假酒價格區間較大,在600元至2000元之間,“其中1000元以上的,可以過機(防偽檢驗——記者注)”。
    據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有關負責人介紹,現代物流越來越發達,民間快遞公司為制假者在全國采購造假原料提供了便利,產供銷環節已形成完備的產業鏈條。制假者既有專門從事印制假酒商標和收購酒瓶的,也有負責假酒外包裝生產的;既有專門從事地下窩點生產假酒的,也有負責偽造酒類專賣相關手續的。“假冒品牌眾多,而且緊貼當前市場消費趨勢”。
    組建新機構解決九龍治水
    食品安全關系到國計民生,但近年來的食品安全問題卻層出不窮。每年的全國“兩會”期間,食品安全成為最受代表委員關注的話題之一。
    2017年5月的一天,為了慶賀自己48歲生日,魏某到超市買了兩瓶五糧液酒,花費2198元。觥籌交錯間,一名朋友發現,“酒水味道不對”。
    魏某的好心情一下子被攪壞了。散席后他來不及送客,就直奔工商局投訴。
    工商局的工作人員告訴魏某,工商局沒有能力也沒有職權鑒定酒的真假,“要鑒定,那得去找質監局”。
    魏某找到質監局,很快就得知,他喝的“生日酒”確實是假酒。
    魏某要求對賣假酒的超市進行查處,質監局說只能管生產領域的制假行為,建議魏某去找食藥監局。
    魏某四處打聽,得知當地的食藥監局還在籌備之中,沒有正式辦公。
    “難道這件事還沒有人管了?”無奈之下,魏某找到公安局。
    接警人員很熱情,但告知魏某“不予受理”。理由是刑法第一百四十條規定,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罪,定罪標準是銷售的假酒貨值要達到5萬元,尚未銷售的假酒貨值要達到15萬元,才夠得上追究刑事責任。
    不依不饒的魏某又來到法院,要求判決超市“假一賠十”。
    法院還是很給力。經審理認定,超市向魏某銷售假酒、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超市作為銷售者,有義務提供質量合格的產品。于是,法院判決超市按魏某支付價款的10倍,賠償魏某21980元。
    此案的結果,魏某可以說是完勝,但他一點也高興不起來。“打官司的差旅費、律師費,已經大大超過了得到的賠償,這還不包括自己耽誤的時間,這維權的成本也是太高了”。
    近些年,食品安全領域可謂亂象叢生、問題應接不暇,九龍治水局面更是廣受詬病。
    1998年,中國啟動行政體制改革,原國家經貿委下屬的國家醫藥管理局,合并衛生部的藥政司,再吸收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的部分機構,成立了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
    2003年,國家藥監局加掛“食品”二字,成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此次改革雖加了“食品”兩字,但國家食藥監局并不具體參與食品監管,只負責協調衛生、質監、工商及農業等部門的食品監管。由于當時的國家食藥監局不屬于國務院組成部門,級別也只是副部級,要協調衛生、工商、質監、農業等老資格的正部級政府組成部門,難度很大。
    2008年,國家食藥監局被劃入衛生部,為衛生部管理的國家局。同年11月,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調整省級以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體制有關問題的通知》,將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機構省級以下的垂直管理,改為由地方政府分級管理。
    2010年,國務院成立食品安全監管總協調機構,名為國務院食品安全委員會(以下簡稱國務院食安委),下設辦公室,具體承擔日常工作。此時,省以下大多把食藥監局歸并到衛生廳,市、縣兩級的改革也不盡相同,有的食藥監局歸并到衛生部門,有的還保留食安委的機構,五花八門。
    至此,食品安全監管機制出現多部門、多環節的管理模式,共涉及6個部門:農業部管農產品的種植,質檢總局管生產環節,工商總局管流通環節,而食藥監局管市場消費環節,衛生部則管標準制定和風險評估,國務院食安辦負責綜合協調。
    2013年,組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
    2014年開始,全國各地進行機構改革,部分省級以下(市縣級)藥監部門、工商部門、質監部門等合并為市場監督管理局。到了2018年3月,國家組建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將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的職責,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的職責,國家食藥監總局的職責,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價格監督檢查與反壟斷執法職責,商務部的經營者集中反壟斷執法以及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辦公室等職責整合。
    有專家認為,自1998年至2013年的食藥監體制改革,均是自上而下的運行軌跡,國家層面最先啟動,接著是省級,再到市、縣。只有組建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參照了基層先行的“三合一”“二合一”以及“五合一”等綜合改革模式。組建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可以有效解決九龍治水問題。“過去分散式的各部門監管現在變為統一的集中監管,在新的監管格局下,可以在組織市場監管、推進綜合執法方面形成非常好的制度模式,真正避免以前分散而治、職能交叉等問題”。

責任編輯:none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渝ICP備05000872號 公安公共信息網絡安全備案號:50010501500072

版權所有(1998--2015):葉光之聲.葉光打假維權網 后臺管理 地 址:重慶市江北區建新北路一村111號 郵 編:400020 

電 話:023-67517328 67527534 13193161817 QQ群:84345578 E-mail:[email protected] 您是本站第位訪問者 位訪問者
北京麻将最大的胡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 时时彩三码倍投计划表 秒速时时开奖视频 分分彩100赚10万怎么玩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老时时彩 江苏时时开奖结果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查询今天晚上 北京赛计划网 斯洛伐克五分钟开奖 历史足球进球排行榜 捕鱼大富翁免费下载 一分赛app 天天彩票集团可靠吗 黑龙江时时群 快乐彩老11选5开奖 南方双彩3D